这个冬天不太冷

[复制链接]
查看: 3|回复: 0

610

主题

610

帖子

61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11
发表于 2018-5-16 23:4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冬天不太冷
      
   
    这个冬天不太冷
    第一章 洗手比健康更重要初次接触
    呼呼地北风刮个不停,林子感觉好冷,好冷。
    十月份的一场雪,不期而约地飘来,虽然不算太大,但也预示着冬天的提前来临。
      
    开学的头一天晚自习,林子以病为由而没有去。班主任便在下自习后来到宿谁知道治疗白癜风疾病的偏方还有医院舍与他谈话。林子感到无比的温暖!!
      
    曾经在高三时期,冬天的天气越加寒冷。林子为了让班主任对他另眼相看,便努力地学习,以前也曾努力学习过,但成绩并不理想。有一天,林子听同桌说:“咖啡可以提神。”他告诉林子每天冲一杯,可以使一天都不困,晚上若冲一杯喝下去,可以使一夜不困。林子如获至宝,眼睛瞪得比鸡蛋还大。心想:“机会来了,我将会有好多的时间学习啦!”
      
    第二天,林子兴高采烈地从自己的生活费中拿出30元钱。其实,林子也不想那样做,毕竟生在农村。而林子哪个县在全国还是个贫困县呢,林子的家庭也不算富裕,父母整天没日没夜地劳作。种了好多的菜,每天都得去赶集,为的就是能让他的儿子林子能在县城里好好学习,为家里人争光,可林子就是那个不争气,每次考得都那么差。林子上面还有三个姐姐,她们都已经出嫁了,并不可能经常来帮家里干活。林子看着那30元钱,似乎是自己的心在滴血,手也不由自主地发抖,脑中忽然显现出一对年老的夫妇在农田里干活的情景,鼻子不由点酸酸的。
    林子什么也不顾了,直奔入超市,买回了他期待已久的雀巢咖啡,但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凄然。林子快步地向学校的方向走去,一路上的任何风景只能一带而过。进入班里,林子已是满头大汗,像刚从水中上来似的。坐在座位上,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了。不知不觉中,林子已趴在座位上睡着了,朦朦胧胧中,又梦见那张苍老的脸,指责着林子的不是。林子在睡梦中惊醒了,他的大脑昏昏沉沉,一切物体都是模糊不清沉浮不定。
    林子在那里静坐着,他什么也不想学习,在那里发呆。想着那将成为现实的梦想,而又欣然自若了。
    林子是一个孤寂者,没有太多的朋友,在整个高三《4》班里,他也只不过有几个要好的同学,他们都对林子很好。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林子在他们中间只能充当配角。
    放学了,林子与要好的朋友告了别,挥手之间,一股浓浓的情谊也将在此刻一齐迸发,如山洪地裂般,让人无法控制。林子的心灵似如一个蛋壳,需要这样,他才会更开心,更能填补他内心的空虚。林子所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远,林子有时不回家,就在附近的小吃部随便吃了点,又重返学校。今天也是如此,不过他没有返校。不想进他哪个令他伤心的地方,他只想晚点进哪个班里。林子平常不想回家时就去他的同学哪里。
      
    晚自习对于林子来说并不是那么的有生趣。苦闷难耐的林子心急如焚。想早早地离开那里,却又不能     
    晚自习下课后,林子便匆匆忙忙地回家了。县城的街道灯火通明,路上的一切虽不如白天那样,但还依稀可见。林子的步伐走得很快,一致于路边的风景都没有看得太仔细。不多的时间回到了家。
    林子进入了他那个学习的小屋,小得可怜,只放下一张床,一个写字桌,就没有太大的空间了。林子拉开灯,灯光很亮,很亮。坐下来,打开他今天下午买的东西,拧开盖,撕掉锡箔纸,一股难闻的味道立即仆人鼻孔,林子真有些想吐,但强忍着没吐出来。林子拿起一只杯子,倒了些,冲上开水,那种味道让林子很难接受,但还是喝下去了,那种感觉别提多难受了。一开始并没什么感觉,可是------
    夜已经很深了,时间像马儿狂奔上了十一点,十二点。林子这才恍然大悟,头脑依然那样清晰,睡也睡不着,这回林子可傻了,呆呆地像个木偶人,坐在那里干瞪眼。别无选择的林子拿起了书本,开始看书,有种“夜静春山空”的感觉。由于冬天的提前来临,十一月份在林子哪里已很冷了。林子到大半夜时,两条腿疼得要命,犹如放入窖一样。这一夜,林子总算是艰难地熬过去了。
      
    林子第二天起得很早,做了饭,吃过,便骑着自行车上学去了。在路上,寒风是如此的刺骨,冻的得林子耳朵都疼,就不用说手和脸了。林子来到学校,整个教学楼一片漆黑,只有看大门的老人屋里亮着。兴许是他听到自行车的声音,咳嗽了几声,蹒跚地走到大门前,将其打开。林子箭一般地上了楼。这时,天渐渐地亮了,林子班的人还没有来,他还很生气时,便来了一位。互相问道:“早上好!”
    那个同学说:“你没有钥匙。”
    林子说:“我没有,我还以为你有呢?”恢复了平静。林子与他们是没共同语言的。此时,林子的腿明显地有些瑟瑟发抖,不过那个同学是不知的。
    突然,那个同学又问:“你知道谁有钥匙吗?”
    林子沉默了一会儿,说:“小燕子有。”
    他们都在叹气。那个同学骂道:“像什么话吗?住在学校里还来那么晚。”在一句句的埋怨中,又陆陆续续地来了许多的人。门开了,那个同学也停止了埋怨。
    早自习对于林子来说是最苦恼的。因为林子不想看班主任那恐惧的脸,整日没有个好脸色,似乎谁欠他多少钱。每每这时林子只有睡觉。他那种脸色实在无法形容,很恶心的。
      
    很快,第二节课下课了,林子拿着题匆忙地来到了二楼的办公室。几个老の师在不停地讨论着,声音扩散四周。林子看见他安详地坐在办公桌上,桌上的作业堆得高高的,似如一座富士山。此时他正在埋头工作,林子上前搭话。“邵老の师,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一下。”他慢慢地抬起头,一副眼镜挂在鼻梁上,一双极有神的眼望着林子,林子吓得有些想退缩,此时他发现了邵老の师鬓角的银发已略略突露出来。邵老の师说:“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嘛,何必说那么多废话。”“我没有啊!”“算了,算了。”邵老の师这人就这样,说话就是那么的直。林子打开早已准备好的题,还有稿纸。他是那样的认真,讲得又是那样的透彻,不能不佩服他。至于刚才的话,林子只能当作一个笑话,没什么可怨恨的。
    他又说:“你以后有什么问题,就直接来找我。不要害怕,我又不吃了你。”
    林子说:“知道了邵老の师。”林子的腿仍是抖抖的,不过邵老の师是不知觉的,他不敢向他说,害怕他又说林子的不是。他又那样关切地说:“你呀!要注意好身子,你看你都变成什么了,你缺什么就直接与我说,我会尽量帮助你的。况且,我与你舅又是好朋友呢。”林子没说什么话,逃也似的走了。
    走出办公室,林子感到又是一个晴朗的天。他想:“他对我是那么的好,要是理强,绝对不会说出那种体贴的话有一股暖流袭上他的心头,鼻子不由得酸酸的。竟然还有人爱我。”泪不知何时已滑落脸颊。
      
    原以为来到这里没有人会关心着他,谁知是他错了。自从林子上学起从来没有人这样的关心他,林子自然心感到无比的温暖。林子看到眼前的这位班主任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所在。虽然他的名字当时林子并不知道。只要有这点,林子就已足了?lt;BR>第二章 从迷途中醒来
    开学后的几天,林子总是怕人,不敢面对所有的女生,这被世人称为内向
      
    大学的生活就这样的开始了。林子很不习惯在这里的生活,还是强忍着支撑下去。林子来到大学上课的几十天左右,班内进行了一次班干部选举,这对林子来说是已好久没有过的事了。他虽然没参加,但心灵已得到了极大的安慰,而且林子对这位班主任产生了好感,因为这个班主任对待每个学生都是公平的。
    时隔已为深秋,冷风吹个不停。林子坐在学院的一块平地上回想起以前的往事,又有些痛心疾首。
      
    林子就在那年疯狂地学习,买了好多,好多关于高考的资料。一开始林子的好友劝他说:“你不要买那么多资料,做不完,又浪费很多的钱。”林子根本就不听,依旧我行我素。像陷入深井永不自拔。
      
    林子得到了“宝贝”,当然需要努力学习了。林子每天夜里都要喝一杯,提高精力。又是一个夜月风高的夜晚,在放学后,林子骑着自行车飞快地在公路上,很快便回到了住所,他就闯进了那间小屋,什么也不顾浑浑糊糊进入题海之中,努力地思索,就连坐好几个小时,眼睛也不浑浊,也不涩。虽说林子戴了副五六百度的眼镜,但他不在乎,心想只要能提高成绩,不在别人的歧视下生活就行了。虽这种方法固然好,林子仍感到很累。时刻也不能放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又是一个清冷的早晨。林子骑车上学的时候,天气更加寒冷,冻得林子连打几个寒颤。由于是清晨,路上的行人也少,上班的还没有启动,只有几个清洁工和几个晨练者。大约过了些许时候,林子到了学校。他感觉今天去学校的速度有些不对劲,似乎背后有谁在推着他,他累了,不再想那些无聊的事了。
    学校的灯光比上回好多了,也许是那位老人起早的缘故吧!亦或是低年级的同学来的早而惊醒了那位老人吧!林子并不知道,是猜的。他飞快地爬到了三楼,此时教室门口已经来了一些人,有的是本班的,有的是外班的。大概是只争这一点亮光吧!就连高二的学生也这来这里读英语,这是林子后来才知道的。林子才不理会他们呢。个个都似乎有一颗恶的心。当然要除去那些高二的。
    “嗨!大家早上好!”一个又高又大的人来到了教室门口,他从他那裤子上取下那少得可怜的钥匙,仅有两个。“也许一个是教室的,一个是宿舍的。”林子正想着。门开了,教室里只有一丝微弱的灯光从远处照射进来。那光太弱了,像个奄奄一息的老人,渺茫的不知归途;又极像个得了重病的孩子,痛苦呻吟。
    林子和其他的几位同学一起进了教室,依稀可以看到书上的字。林子打开英语书,但又无心读下去。一夜的劳作,已让林子精力殆尽,头重重的像装了铅。他昏昏沉沉地扒在桌子上睡着了。教室里的读书声渐渐地响起来了,尽管那声音如过年时放的鞭炮,却怎么抑郁症的自我拯救也惊不醒林子,他太困了。
    班主任也来了,懒洋洋的。看到别的同学都在读书,唯独林子在睡觉,只是瞥了他一眼,没理林子。毕竟林子的成绩不好,对理强来说就是不能为他创造财富或不能为他得到提升的机率。也许在他那一方面看来,林子是一个不成才的学生。但理强又何知林子所做的事呢?他当然不知,也没那个必要。
    随着早自习的下课,林子也醒了,来到窗前,眺望远处,虽没什么青山绿水,花草树木,但也可看到对面低年级的同学。不知谁在后面拍了一下林子,他像一只受宠若惊的鸟机灵地回一下头,他回头看时,原来是安庆和理见。他们一致都问同一个问题:“你今天早晨怎么了,从来没有见你那么困过,你给我老实交代。”他们带有一种命令的语气问。林子想:“假如他们是老の师那样问我该多好啊!”林子被迫无奈,只好实话说。“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为什么会是今天这样,我在上课时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林子知道他们是在关心自己呀!他们知道林子的身子状况一直不好,怕万一出了差错那就------林子想:“在这里除了几个要好的同学和一个老の师外,再没有别的人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产品
© 2001-2013 vr116.com.  Powered byDiscuz! X3.2  技术支持:vr1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