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之为爱逃亡

[复制链接]
查看: 7|回复: 0

610

主题

610

帖子

61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11
发表于 2018-5-16 23: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绝处逢生之为爱逃亡
      
   
    六月,将毕业。
    三月便开始找工作。
    至五治白癜风的医院位居排行榜第一的是哪家月,参加了不下十次的人才交流会,投了上百份简历,顶着无数奖章和光环的女子,工作依旧是镜中月,水中花。
    开始失去激の情和耐心。
    白天蜷缩着睡觉。晚上爬起来写颓废的文字。有网友安慰我:容颜艳丽的女子都不适合当老の师,给人张扬和不安全的感觉。
    突然领悟,这个世界的某一部分只接受传统的东西。
    六月初,毕业在即。启动形象改造工程,死马当活马医那么一回。束起海藻般倾泻的头发,穿葡萄酒的弊端你了解多少精致的长裙,对镜子甜美的微笑。兴许会绝处逢生,我祈祷。
    六月十日,终于从招聘人员眼中看到惊喜。是一所高中,教我心爱的语文课。
    六月二十三日,周五,进行教育部和人事部面试。
    “杨辛夷,你的题目是如何对学生讲解辛弃疾?”
    答题结束
    我站在讲台上望着台下赞许的笑容,平静的心便开始不由自主激动起来,因为我知道我成功了。
    突然有声音问:“你叫杨辛夷?”
    我的心突然在这沙沙的声音里安静下来,有温暖的感觉流过血脉。
    我看到台下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眼神明亮。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想之前我所有的曲折也许都是为了今天这冥冥之中的遇见。
    在返回学校的长途公共汽车上,我对自己说:不管你遇见谁,你始终是一名人民教师。
      
    然而,我错了。
      
    六月三十日,接到电话:市教育局缺一个文员,考虑你文字表达能力尚可,兼备计算机办公基础,经研究决定调你去,明天你直接去教育局李科长处报到。
    握着手机的手突然失去知觉,我不知道我即将面临怎样的际遇。
    第二天,我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走进教育局,爬上三楼的人事科。
    李科长说:“你的工作是负责文件的收发以及一般性文件的起草,你办公室设在董局长办公室。”
    我跟随着李科长走上四楼,走进挂着副局长牌子的办公室,内心忐忑不安。
    当我看到那张熟悉的三十几岁的面容,我知道我的生活将不可避免的发生剧烈的变化。我告诉自己:“后悔还来得及”。
    李科长指着我说:“董局长,这是那个新分配来的文员”。
    “恩,知道了”。
    李科长出去了,留下我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他头也不抬的说:“杨辛夷,你坐会”。
    我小心翼翼的坐下。
    七月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他的侧脸在明亮里褶褶生辉。
    半晌,他抬起头,表情严肃的说:“你今天开始上班,办公桌在那边。”
    我轻轻地走过去,对着桌子长嘘一口气:“这将是我今后美妙的生活,不管遭遇什么,我都不会后悔”。
      
    董局长对我很好,可以说非常好。
    带我去观看城市的夜景,去欣赏钱塘江浪潮,去旧书店淘宝,去博物馆看展览,去吃我爱的煲仔饭……
    我说:“你是局长,不怕影响不好”
    他笑:“八小时以外是朋友,局长也是人,也有享受朋友的权利,享受生活的权利”
    我看着他明亮的眼睛,我想我是真的很快乐。
    十月十五,他说今天下午到我家去,带你见请问北京哪里能做植皮手术啊?一个人。
    我知道这个事业有成的三十五岁男人依然单身。
    我喜欢冒险的旅程,更何况是我要的结局。
      
    他的家没有想象中的大,却出乎意料的整洁。
    他给我冲了杯咖啡,然后往CD机里放《毕业生》。
    我走到他的书房,书架上有很多书,政治类、经济类、文学类……我注意到有几个版本的宋词。我想就为这些我爱的书,我没有选错他。
    书桌上有个木制的相框,里面有年轻的女子,白T恤,小脚的浅色牛仔裤,生就和我一样的容颜。
    背面有文字,摄于1993年。
    我突然之间明白,原来他对我所有的好都不属于我,我只是她的影子。
    有眼泪滑落
    听到脚步声,我慌忙把相框放回原处
    我的手指纤尘未染,原来她一直不曾被遗忘,原来我一直不曾代替她。
    “你认识她吗?”
    这个我爱的声音啊,你在向爱你的女人询问你爱的女人。
    我的心里有东西轰然倒塌。
    我虚弱的摇头。
    他说你一定认识,你们长的太像了。
    我低着头猛烈的摇头,我害怕看他的眼睛,害怕看到他为别的女人流露的焦急和怜惜。
    我借口不舒服走了。
    第二天,我没有上班。
    他打来电话:“不舒服就休息几天,不算你请假。”
    我就这样理所当然的病了两天,不吃不喝,白天黑夜翻来覆去的睡觉,我害怕醒来,害怕思考,害怕想到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一个三十二岁的女人和一个刚刚毕业的二十三的女子。
    我终于明白我所有的曲折都是为了成全他们的相遇。
    我递给他一个手机号码,还有一份辞呈,“她是我小姨,依然独身,为你”。
      
    我倾泻海藻般的长发,穿宽大的棉T恤,白球鞋。兴许会绝处逢生,我祈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产品
© 2001-2013 vr116.com.  Powered byDiscuz! X3.2  技术支持:vr1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