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有 半 个 娘

[复制链接]
查看: 7|回复: 0

578

主题

578

帖子

57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79
发表于 2018-5-16 23:3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 有 半 个 娘
   
   
   
    (小说)
      
    时日黄昏,韦君已感到饥肠辘辘,就急匆匆地直往回赶。     
    一推开自己的家门,韦君就朝屋里大声地喊娘:“娘,娘,咦!又死到哪去啦?”可他一连喊了好几声,还是听不到娘有回应,就直往里走。他刚走到灶头间的门口,就见娘已直挺挺地躺在了灶头边的地上,一旁,还滚着一只旧脸盆。这下,他傻眼了。就一个箭步冲过去,边摇边搀扶着娘:“娘,你怎么了啊?啊,怎么了?”
    看娘不动弹,他就用右手食中二指轻轻地往娘的鼻子前一试,觉已没了一点气息。就立即站起身,要往门口去喊人,可刚转身,肚子里又咕咕地叫了两声,才又折回,一摸锅盖,感觉热腾腾的,揭开一看,饭已熟了,见上面还蒸着两个山芋,就伸手抓起一个:“娘啊,你晚饭倒帮我烧好了,可你怎么了啊?看我饿的。皇帝还不搀饿兵呢!”他边咬着山芋边就急忙朝门外走去。
    “快来人啊,我娘不对劲啦!……”韦君在门前一连喊了好几遍,倒真惊动了左邻右舍。邻居们纷纷赶来,一看,就七嘴八舌地催说赶快送医院抢救。但韦君两手一摊,哭腔着脸说手头没钱,医院里不会接收。有人说:“送归送,救人要紧,到那里后赶紧打电话你哥,他办着厂呐,又住镇上,离医院也近,叫他送钱去也不迟。”又有人说:“她手脚都有些凉了,这儿离医院又远,要不,还是先叫村东头的赤脚医生丁卜来看看?!”韦君一啪脑瓜:“对啊,我咋没想到呢!”大家听后也直点头。接着,就有村人自觉地跑去喊了。
    一会,丁卜就背着只药箱急火火地赶来了。他放下药箱,一摸韦君娘的脉息,已觉不跳了,就赶紧打开箱,拿出针剂给她打了一针强性针。刚打完,就突见韦君娘身子一动,又强硬地并了下,立即就僵直着不动弹了。丁卜又用左手翻她的眼皮看了看,说:“伤心,没救了,这瞳孔都放大了。是脑溢血,看来送医院也是白花钱啊!”韦君一听,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啊,啊,娘啊,怎么会这样呢?多怨我去搓麻将了啊,你真的死了啊,以后没人给我做饭啦!呜呜呜……”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得很伤心。众人也都为他陪泪,也恨他搓麻将成瘾,却又有人提醒他婴儿皮肤有片白是白癜风吗:“别哭了,快去叫你哥哥来料理后事吧,这里有我们先帮你守着。你娘才七十出点头年纪,养你们两个儿子不容易,要好好料理她啊!”
    韦君一听,觉得也对。就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用衣袖撸了下眼睛,出门去坐西隔壁邻居家的小乌珠三轮车,直奔哥家而去。
    不一会,他就到了哥家的门口,三步并作二步就跨进了门。一看,只有嫂子在家,急问哥人呢。嫂子告诉他,还在厂里忙没回来。他就先把娘的事三言两语说了,然后就急急地往哥哥韦星办的保温厂赶。
    一赶到韦星的厂,韦君就直向里面冲,门卫拦也拦不住。他在办公室找到了哥哥,就哭着把娘突然“过辈”的事给说了。哥听了一愣神,脸色就煞煞白,随之,眼泪就一串串地直往下掉。可他到底是当厂长的,一会儿就镇定下来对弟弟说:“那咱快带个医生赶回去看看,兴许还有救!”说完抬腿就想往外走。却被韦君拉住哭腔着说:“哥,娘手脚都凉了,气也没有了。丁卜帮打了强性针,看了她眼睛说瞳孔都放大了,没救了。既然这样,呜……咱娘生我们两个儿子,辛辛苦苦一辈子,我们还是把她的后事办得体面点吧?!”
    韦星一听弟弟说的话倒也在理,就说:“那咱们就快点走吧,先去看看娘啊!要真这样了,把娘的后事办风光些也是应该的。”
    “可我没钱,你做哥哥的得想法子先帮我垫着。我知道,我有一半娘的,以后等我翻了本,有钱就还给你。反正,你还办着厂的。”韦君可怜巴巴地对哥如是说。
    “啊,你一点钱也拿不出?前天我还给了你八千元钱呢,加上你自己刚卖秋粮的钱,钱呢?都用哪儿去啦?娘是咱两个人的,不是我一个人的。再说,这两年我的厂也不景气,生意也难做的,你还当我是‘睡百万’啊?!”
    “哥,不瞒你说,我这点钱本来是想去买麦种和复合肥料的,可今天被后村的王小狗他们几个硬又叫去搓麻将,说是小来来的,可全都输掉了,直说,还欠着他们五千元呢!谁知咱娘她……”
    “啊,别说了!”还没等韦君把话说完,韦星就直冒火了。又说:“你,你这不争气的东西,怪不得你说要等翻了本,哼!一天到晚只思量,,!老婆,老婆给你气得与你离了婚。现在,说不定这娘也是给你气死的?!我……我没有你这个弟弟,你……你给我滚,滚得远远的,看我一个人会不会葬娘!”
    韦君听到这,火也被吊起来了:“好,好,你叫我滚,不认我这个弟弟,滚就滚!不过与你说明,你奔你的一份娘,我的半个娘,用不着你帮奔,你把她剩在那里,等我有了钱,自然会来奔,不关你屁事!”说完,他就冲出门去。厂里好几个职工跑上去拦,也没拦住。
    韦星这当哥哥的至此,又气又急,心就想,随他去,料定他也走不到哪儿去。该不会真的不去顾老娘的事吧!
      
    韦星叫上老婆朱萍,急匆匆坐上自己厂里的那辆旧桑塔纳车,直奔乡下弟弟家。一路上虽也觉得是秋高气爽,月朗星稀,树影婆裟,但他们已无心思去欣赏。
    到那一看,娘已被乡亲们帮着搁在了门板上,脸上已盖上了张黄纸头,双脚已被用青线攀住了。他们这才真的觉得是大事不妙了。韦星赶紧上前揭开娘脸上的黄纸一看,看到娘的脸色已经发紫了,脑子里觉“轰”的一下,就伏在娘的身边,紧紧地握着娘的手,嚎啕大哭起来,……邻居们又一边陪泪,一边将他夫妻俩搀起来安慰说:“人死不能复生,再伤心也不会活转来了,还是办后事要紧。”
    韦星听罢,方楞过神来。他先谢过众乡亲,然后就赶紧拿出在厂子里指挥生产的魄力来,组“治丧委员会”班子,派人去请唢呐手,请“举重”来帮娘换新衣裳,安排 “报死讯”,上街买菜买酒,置白布,念佛念经的人员等等。
    在乡村里,最忙不过的就要数办丧事了。因为这事酌不住,常会让人忙得杂乱无章。一忙起来总是只嫌人手少。这时大家都想起韦君来了:“这么忙怎就不见他的人影呢?再说,这当口也应有孝子守着孝堂的呀!”韦星一听,恍然大悟,就大中科白疯风医院地址声呼韦君的名字,可一连呼了好几声,不见有韦君的应声,就请人赶紧到前后三村去找。
    还好,终于有人从后村的王小狗家找到了韦君。左劝右劝,才把他劝说回来。可他一回来就说:“叫我回来做啥,兜里又没钱,尽不了孝心!”当哥的一双眼睛已哭得红红的,一见弟弟这么说,也就只得耐了性子说:“没钱就没钱呗!娘到了这个地步,总不能不奔葬吧?!这样吧,你就穿上孝服坐在孝堂守守灵吧!”“喔!是这样。”当弟弟的也就点了头。
    不一会,吹唢呐的请来了。四个“举重”人员也都很卖力。村上人与韦星一家的人缘也好,平时韦星娘待人也和气,所以大家都很出力帮忙。这韦星也不吝啬,凑到了五万元钱,作奔丧用场。来帮忙的人全是好烟好酒菜相待。三亲六眷来,当然也更不怠慢。
    这样一来,韦家的这桩丧事,就办得红红火火,风风光光。方圆十几里闻知,没有不赞夸的。
    待到第三天老娘出殡完毕,兄弟俩,就请中正人到场一拍帐,这事花费共五万余元。扣除收到的吊礼钱壹万多元,实际支出就有近四万元。当哥要关注少年心理的成长变化阶段的就对弟弟说:“这点钱,按以前我厂里的实力,也算不了什么,可现在是难了点。这样吧,你就稍微担一点,也不枉娘养你一场。其余的就有我来担吧?!”
    “哼,要我来担点?出尔反尔,是不是?”韦君一听完哥哥的这翻话,气就不打从一处来。他“啪”的一声将台子一拍,又说:“谁要你把咱的一个娘料理掉的?想塌我面子是不是?我知道,我有半个娘。不是跟你说了么,我的半个娘,用不着你帮奔葬。你本应当把这半个娘剩下来,等我有了钱,会奔的,用不着你来心!可你倒好,没得到我同意,你就把我的半个娘自作主张也奔了。好,既然这样,现在,我就要你还我半个娘,谁在乎让你奔来着!”说到此,他越发觉得激动。索性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悲痛欲绝地哭起了娘:“娘啊娘,我伤心的娘,可怜的娘啊,你的一半我会负责奔的啊,现在被人奔掉啦,分明是要我做不孝人啊!……”
    中正人有点看不过,就和着旁边看热闹的几个人劝韦君说:“算了,别哭了。也四十几岁的人了,小孩子样呵!这三天里,你哥忙出忙进,又要想法弄钱,又要打点事头事恼,你倒只要坐坐孝堂,享享现成。今天他说句平常话,你就不要计较了。现在,你娘也已经火化落葬了,就不兴再哭了,啊,不能再哭了。”
    可是,这韦君哪还听得进旁人的好言相劝,干脆一个劲在地上打滚,哭喊,大有其要死要活的样子。他哭着,滚着,突然从口袋里掉出两只“红中,白皮” 的麻将来,惹得众人一阵耻笑。旁边还有几个小孩,也在笑着大喊:“麻将,麻将牌,……”
    韦君恼火了,又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气势汹汹地直向着这几个孩子追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产品
© 2001-2013 vr116.com.  Powered byDiscuz! X3.2  技术支持:vr1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