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粉事

[复制链接]
查看: 3|回复: 0

610

主题

610

帖子

61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11
发表于 2018-5-16 23: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乡村粉事
      
   
    一
      一提起赵新农这个人,大家都说他坏,出了名的坏。坏到进了监狱,还有很多女孩都惦记他,偷偷买了好吃的去看他。你说这不是坏是什么?我妈很生气地跟我这样讲,让我以后不要理他,尽管他现在已经不在村子里了,以后也不大可能再回来。
      赵新农还有一点让人特别不爽,就是他拿着那些女人送的好吃的在监狱里面到处炫耀,你们看,我还算好人吧,起码混到这步了还有女人记着我。说着就当管教干部的面掉眼泪。有人说就是因为有这一手,他才被提前一年给放出来了,不然肯定会蹲够四年,如果表现不好,还有可能死在里面。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我妈说,几个傻乎乎的女娃送了点吃的就把他救了,老天真不长眼。
      我妈说的有道理,前几年的赵新农识别亚健康技巧之照镜子给我的印象,只有“无恶不作”这个词才配得上。他出事以后,村里的大喇叭对他进行清算,还用上了“罪大恶极”这个称呼。罪大恶极的确谈不上,但他当年在学校打老の师、揍同学、跟女孩子搞恋爱却是远近闻名的。他还发明了一种,半夜专门候在大路上等着你。你要是胆小的,顺从的,乖乖把钱交出来保你没事。你要是逞能的,不要命的,他就揍你一顿,或者给你一,把你吓得尿一裤裆,再把身上的钱拿走。有时候他也大发慈悲,给你留几块,少打你两下,但大多人都被他打得鼻青脸肿。我妈说起这事时就很奇怪,她说赵新农当年还是个孩子,个子也不高,人又瘦,为什么这么多人被他抢被他打也不还手呢?赵新农又没练过,也就人长得凶点。
      这件事我妈想了一年多,后来她好象想明白了,教育我说,只要你露出一脸凶相,是人都怕你,以后有人欺负你,你就这样对付他。我妈这时完全忘了赵新农在她眼里原本一文不值。
      说到赵新农,就不能不提王翠。现在人们都找不到王翠了,王翠在我们村只剩了无数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故事,还有一个小女孩跟着一个男人瞎过。所以到底谁是王翠的丈夫,也就是谁是这个小女孩的亲爸,村里众说纷纭。有人说他看见王翠跟赵新农跑了,也有人说其实他们两个被刘建顺捉奸在床然后杀了,尸体就埋在菜园子里。刘建顺每次听了这话就会雷霆大怒。你要是不想挨揍,在我们村就闭上嘴别谈王翠。我妈对我说,赵新农吃过王翠做的面,跟着就上了她的床。他们两个有一腿,那是在王翠嫁给刘建顺之前。赵新农一想到王翠心里就止不住的甜,王翠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却是他在监狱里唯一的念想。我妈说这话的时候特像赵新农肚子里的一根虫。
      除了王翠和他自己的亲娘,赵新农谁都敢揍。只要你比他有钱,他就想方设法要揍你。有一次村里装电话,他不装,村长非让他装,他抬腿就给了村长一脚,说你这罗圈腿瞎什么心,我就不装。村长最恨别人叫他罗圈腿,现在又挨了一脚,这不朝脸上泼屎吗,一生气把他揭发了,打了个电话叫来了派出所所长。所长问村长赵新农都干了些啥,村长说这狗东西除了杀人,什么都干,还有,不信你去问他娘,还有他哥赵新刚。所长听了骑上电驴就跑了。晚上村里就来了四辆大车,拉来四大车公安,有的爬上房顶,有的蹲在他家猪圈上,其他的人就端着,让他哥赵新刚手抱着头趴在地上,让他娘去敲门。他娘边踢门边大声说俺儿不在,你们明天再来吧。赵新农在屋里睡得迷迷糊糊,随口应了声,谁啊,谁他妈的这么晚了还不睡,找老子有事吗?
      公安一听兴奋了,踹开门冲进去,把他摁床上了。这一摁就是三年。按我妈的话说,这个无赖不但见不着王翠,也见不到太阳了。
      
      二
      我妈说的对,赵新农从监狱里放出来,第一件事就是跑回来找王翠。他坐了一夜火车,回到村子外时正是子夜。他困得实在受不了了,又不想这时去惊动家人,就躺在齐腰深的玉米地里睡了一觉。醒了以后发现天到晌午了。他肚子很饿,想吃一碗面,可是迷糊糊又无处可去,这时候他重新想起王翠来了。王翠那里有面吃,还有热被窝,不过他可不知道王翠现在是谁的老婆。
      赵新农从玉米地里站起来,撒了泡尿,头上顶了一把青油油的草。这是三年后他第一次在人们的视野中の出现,一个小平头,很精神,衣服是旧的却很干净,显得极为平易近人。那天早晨我妈和我都看见了他。我妈老远捂着鼻子走开了,顺手把我也拽到了一边。我妈说,他一回来,村里就有人要遭殃了,不信走着瞧。
      田里已经有很多人,看见他摸着肚皮冒出来,都吓了一跳,眼中露出畏惧之色。不过人们最终明白过来,现在的赵新农跟几年前相比,充其量已是一只病猫,便嘻嘻地笑起来,把锄把敲得邦邦响,赵新农你出来啦,这几年没见你怪想你的。还有人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烟扔过来一支,很是亲热地让他抽,说,你走了这三年什么都没变,就是裤裆里那玩艺得相思病了吧?这话逗得田里的人连同赵新农都一块乐起来,乐了一阵子便没话说了,人们像躲禽流感一样从他身边飞走。
      赵新农也不介意,很客气地说你们忙着,还对我妈笑了笑,然后昂着头走开了。那天上午村里有一半的人都关注到了他回家的情况。一些孩子奉母命在他身后跟踪,一些女人爬上他家附近的屋顶以窥全豹。他家没变,还是那块破门板,门梁上写着“幸福之家”。据说那天他刚进屋眨了眨眼睛,还没开口说话,腮帮上就挨了一拳。没站稳脚跟,一根桌腿又当头砸过来了。赵新农抱着头躲到墙角喊起来,哥你打我干啥?好歹这还是我家!他哥赵新刚扔了桌腿就哭,你这个不要脸的龟孙子还不给我跪下,给咱娘磕头。
      他抬头一看,正前方的八仙桌上摆着两个苹果和一盘鸡肉,烧着一炉香,他娘坐在后面的黑边像框里,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三年不见,他娘就走了,出乎运动量少也会导致感冒缠身他的意料。他双の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也不顾门外挤了一群人正乐滋滋地看着他哥俩。赵新刚搬了一个凳子坐在他面前,呲着嘴说:打嘴巴!他听话地扬起手,疯了似地打起自己的大嘴巴来。
      赵新农打嘴巴的事传遍全村,不过是半个小时的事,包括村长在内,人们都在热烈地讨论:赵新农回来了,他头上顶着一把草从监狱放出来了,一回到家就给死去的娘跪下了,还打起了自己的嘴巴。这事儿不简单哪!人们说,下一步他想干什么?打了自己的嘴巴,是不是要准备再打别人的嘴巴?有可能,我妈冷笑着对我说,村长心里有鬼,别看他嘴上不在乎,心里可急着哪!我应和着,是啊,村长怕得要死,赵新农肯定去揍他。我妈又说了,你懂个屁,除非他想再进去,不然村长才不怕他,村长不是怕他报复,是着急,他抢了人家的地,咽下去的东西,他可不想吐出来。
      说到这里我妈眼珠子一转,儿啊,你别跑出去胡说八道,心里知道就行了。我敲着脑门想了想,村里就这点屁事,妈你知道得还真多啊!我妈听了得意地笑起来。
      第二天我到田里捉蚂蚱,在一座坟头前又碰到了赵新农。他跪在那里烧了几道纸,皱着眉头抽了一通烟,就招呼我过去。过来小孩,我给你糖吃。他做势把手伸向衣兜,对我扮鬼脸。我心想你这手段早是我玩剩下的了,因此不由得鄙视他。不过心里鄙视,脸上却不敢不做出很佩服的样子。
      我大声地说,新农哥,你好!赵新农哈哈大笑,我好什么好,娘死了,地也没了,像个男人吗?你这么点小屁孩就学会言不由衷了。笑完又一拉脸,发狠说,滚一边去。我吓得后背发凉,蚂蚱也不捉了,早早跑回了家。
      赵新农那天在坟头前坐了六七个小时,一直到黄昏,来来往往的人不停地对他指指点点,这里面不乏有专程赶去打探消息的,回来后都对邻居说,他坐了三年监,人胖了,可是人也老实了,在他娘坟前面只知道哭,岂不知冤有头债有主,要换成我早就报仇去了。我妈听了歪着嘴笑,换成你也只能老老实实的,除了找找旧情人,你拿谁都没办法。
      
      三
      我妈真是老狐狸,在这个村子里,没有她看不透的人,就是坐过三年大狱的赵新农也逃不脱她的火眼金睛。晚上回到家,赵新农就出发了,不过他先去找的是村长,不是王翠。他找村长也不是去报仇,而是去要地。这一点我妈起初不知道,因为她懒得去打听这种事情,都是别人给她送上门来。
      赵新农提了两瓶子酒去找村长,被赵新刚看见了,问他去干什么,赵新农说我去给村长送礼,让他给我口饭吃。赵新刚气得捏着拳头骂,你这龟孙子这几年只学会了狼心狗肺,我给你说吧,咱娘就是被村长给气死的。赵新农走得正欢的步子一下子就顿住了,像根木桩,酒瓶子咣啷一声掉在地上,倒没摔碎,粘得满身土滚到路沟里。我自打小就没认过命,可是你说咱的命怎么就这么苦?他瞪着俩大眼露出血红色的眼白来。
      他哥看着天上治疗白癜风有什么疗效好的呢的星星叹了口长气,扑上去把他给抱住了,说,弟弟你也别怨命,谁叫你上半辈子没干过好事呢,该着下半辈子遭报应。赵新农把酒拾起来,放回屋里,好久没有出来。后来这事儿过去好久了,我妈跟我说,那天晚上他还是去了村长家,因为不去不行,死了娘也得去,这就是他的命。我妈完全正确,村长的老婆可以作证,她对我妈说得很详细。她们从小就是一对好姐妹,无话不说。那天村长坐在太师椅上喝着毛尖接见了赵新农,他剔着牙齿,伸出三根手指示意赵新农坐在墙角的椅子上,让儿子给他倒了一杯温茶送到手上,只是让他喝茶,就是不说话。
      赵新农闷着嘴等了老大一会儿,喝得肚子发胀直想撒尿,就把茶放到桌上,开口说话了,这一首先说话气势就没了,所以说出来的话也让人泻气,我不是来喝茶的,是来求你给我一条活路的。
      村长搔搔头皮说,小赵呀,出来了就是好同志,你看谁没有犯过错误呢?小时候我还偷过西瓜呢。你现在这不活得好好的嘛,不缺胳膊不缺腿……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赵新农说村里人都不答理我,看见我就跑。村长笑了,露出很舒服的笑容,这我可管不着,他们的嘴又不长在我身上,这是他们的自由嘛。
      赵新农想了想,又说,那你就把地还给我,给我一条路我好自力更生,这是说的,你不能不管。
      村长拍着脑瓜说,小赵同志,虽然这样说了,但你让我很为难。那地是你娘主动让出来的,你进去吃公粮了,用不着,家里又没人耕。现在你出来了,我也想给你,可这地已经包给别人了。
      按照我妈教给我的经验,村长每当拍脑瓜的时候,你就去看他的双眼,瞪圆了眼珠子使劲地看,保准你会从中看到一面铜镜,这面铜镜闪着厚实而模糊的光,里面装了好多东西,让你心底冷嗖嗖的。这说明村长在发怒了,他一发怒就会拍自己的脑瓜,那是在想办法整你。我妈研究得很细,所以我毫不奇怪为什么我妈去找村长办什么事总是能办成。这也验证了为什么赵新农会在村长面前垂头丧气,他可以揍他,甚至是揍死他,但他却始终搞不清坐在自己面前的这堆肉心里在想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产品
© 2001-2013 vr116.com.  Powered byDiscuz! X3.2  技术支持:vr1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