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窃”日记

[复制链接]
查看: 7|回复: 0

610

主题

610

帖子

61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11
发表于 2018-5-16 22:3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偷窃”日记
      
   
    7月3日 星期三 天气 多云转晴
    真滑稽,气象播报员拿着指挥棒似的钢制导引棒对一幅动态气象分析图指指点点的,摆出一套吓唬人的科学术语对未来妄加揣测,其结果竟然是雷阵雨过后的阳光普照,哪儿来的降水概率?得了吧,我把鸭舌帽扣在车架上的篮筐上,遮住书脊上标注着“九年义务教育”的初中《语文》课本,心想气象播报员干吗不在“多云”与“转晴”之间加上“偶遇雷阵雨”呢?难道说我的这种要求   科学都有误差,何况是人呢?
    本来不打算翻开日记本打发傍晚的无聊,可是莫明其妙的“慈善事业”逼着我拿起钢笔发泄一番,真是不吐不快。又是一个癌症病人的歇斯底里的求救扰乱了早自习的清闲,班长平端一张宣讲稿似的复印纸说:“考验大家社会意识与人道主义精神的时刻到了。”随即,收取“爱心捐款”的教务领导一个接一个的询问同学们要捐出多少钱。哇哈,黑板上方的扩音器里播放出郑重的、凄婉的、类似于哀乐的二胡独奏曲,在音乐渲染下的教室仿佛一间送别意味深重的灵堂,几个女生趴在课桌上抽泣起来。大家慷慨热情的捐出了所剩无几的零花钱,这根本算不了什么,毕竟是父母挣来的血汗钱嘛。我也捐了,可惜内心深处没有人道主义的共鸣,可惜得很呢。
    捐都捐了,发牢骚干吗?可是,为什么总是贫下阶级帮助困难户呢?换句话说,只有穷人帮助穷人才能体现无私厚爱和社会良知吗?只是穷人的良知?可笑至极。那些榨取廉价劳动力的剩余价值的“剥削者”不是装聋作哑,就是变成名副其实的“铁公鸡”,更有甚者会拿“爱心捐款”当作噱头,大演特演“爱心大使”和“慈善事业捐躯者”的滑稽戏,何必呢?挣大钱没必要显摆嘛。也对,爱心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就像蹲监狱不是每个人都会担心的一样。俗话说,教育要从娃娃抓起,但这并不意味着成年人就用不着教训了,还是管管那些成年人吧。
      
这样的挂号节约了不少的时间    7月6日 星期六 天气 阴
    偷懒真不是什么好习惯,就像过份热情会招来诽议一样,偷懒会招来诽谤。我刻意在床头上贴了一张座右铭   我挺胸抬头的漫步,旁观者会认为我流了鼻血或胃反酸,可是她呢?她总是颔首欠身的沿着街心公园的鹅卵石甬道散布,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双手死死抓住红色双肩背包的背带,翘起嘴角吹飞嘴边的鬓发。能结识这种清秀而优雅的女生也是一种值得庆幸的事,只不过她住在地下室里,陪着朴素而穷困潦倒的日子一起抑郁。谁知道她那个该死的父亲进了哪家戒毒所,她会在乎他是躺在囚室里还是躺在太平间吗?她是我的同桌   她不昂起胸膛,并非是因为她担心微微隆起的胸部招来早熟的、营养过胜的女同学的嘲笑,有必要说明的是,那些整日模仿演艺明星和选秀冠军的女同学喜欢把“吸引眼球”当作口头禅,而且乐此不疲。她穿着呆板的、落伍的、可怜兮兮的衣服走在街心公园里,表情凝重,大概是担心“身兼数职”   如果说都市人喜欢做梦,倒不如说都市人害怕清醒。
    柏树、桦树、梧桐树在草坪中愉悦的舞蹈,月季、牡丹、芍药、丁香在便椅旁的花池中怒放,夏季的虚假繁荣和她的真实无助交相辉映,果真是一出经典的悲喜剧。
      
    7月10日 星期三 天气 多云
    堆积如山的作业差点儿打消了我写日记的念头,若不是今天动手打了一个多嘴多舌的混蛋,我也不会用红肿的右手在凌晨写一些活见鬼的琐事。坏心情激发我的写作欲の望,仿佛云层可能影响乌鸦的偷窃欲の望。
    揍人的事情暂且不提了,没心情。
    放学回来的路上,她微笑着向我搭讪,尽管这个微笑并未使我心花怒放,也没造成浮想联翩的效果,但是我竟然泛起灿烂的、温柔的、不可言喻的感动。懵懂可不是暧昧,我清楚自己的处境,也就放弃了狂妄的畅想。哦噢,是够狂妄的,一个初中男生要向一个初中女生表达幼稚而善良的好感?混蛋。一路上,她唧唧咕咕的说了许多晦涩的话,过于婉转了,我越听越糊涂。她说:“快到我妈妈生日了,可礼物还没准备好。”她又说:“好久没牵过妈妈粗糙而温暖的手了,我想送她一瓶护手霜,可是我把这个月的零花钱都捐出去了。”她低声细语的说:“你捐了多少哇?你一个月的零花钱真不少,比我一个季度的还要多哪。你捐的不是所有的零花钱吧?”她结结巴巴的说:“我是不是应该……我想要帮你、不是帮你……可是我想你可以帮帮我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再直白一些就好了,对吗?当我窘迫的问她能帮到她什么时,她却羞答答的垂下脑袋,转身跑进了黑咕隆咚的地下室通道。唉,她高估了我的理解能力和智商呀。
      
    7月12日 星期五 天气 晴
    想不到资深教育家也会遭遇嘲讽。
    他坐在主席台上的嘉宾席位上,对其下的初中生们侃侃而谈,说的是天花乱坠。比如网络游戏对于未成年人的毒害啦,如何端正人生观和树立远大理想啦,某某网瘾戒除所里的小姑娘的忏悔和祈盼啦,一派忧国忧民的样子。包括我在内的绝大部分学生昏昏欲睡,一个不知名的学生问资深教育家:“您对网络游戏的诋毁算不算是伯拉图对民间艺术的片面诋毁呢?”教育家答非所问,不知其所云尔尔。讲座临近结束时,一位勇敢而叛逆的姑娘给了教育家当头一棒:“我想对您说一句话,也是由衷的希望,与其说众多资深教育家把网络当作教育的头号天敌,恨不得喊打喊杀的,还不如群策群力的研究出一套教育体制改革的具体方案呢,可别让芸芸学子在一根独木桥上挤的头破血流的悲剧演到22世纪了,太丢国际性颜面啦。再说,于学习压力下的学生不比沉迷网络游有营养让你更好丰胸戏而死的学生少,辩证唯物主义不是考一个及格分就行了的。”
    资深教育家汗颜,众位校领导尴尬。
    一想起“一考定终身”的未来,我就不寒而栗。
      
    7月15日 星期一 天气 晴
    怪事一个接一个的发生,真是应接不暇啊。
    哪个父亲可以容忍初中生女儿在楼道里和同班同学(自然是个男生了)搂搂抱抱呢?继父也不行吧?干爹也不行吧?“伤风败俗”的是谁教给孩子的?答案是成年人的社会环境。别听亚里斯多德和康德的教唆了,真理和哲学不属于儿童和童话。难能可贵的是,一位工程师父亲见到初中生女儿的这种“肆无忌惮”的举动后,只是和蔼的拍着女儿的肩膀问她:“你和他有什么理由和特权可以白头偕老呢?”“我们彼此真心相爱。”女儿坦白道。父亲更大胆的问:“爱可以当饭吃吗?饿肚子的时候你需要食物还是需要爱情?没有告诉你它的那些架构学历能养活自己和辅助丈夫吗?你没想过你会耽误他的前途吗?……”父亲的问题犹如重磅,女儿死鸭子嘴硬,可心里难免犯嘀咕。最终选择权还是交给了女儿,父亲说:“没有人可以不犯错误,谁也不愿意你做什么都是对的。错误远比草率的成功教育意义大。你自己把握分寸吧。”
    爱情冲昏的只是性の欲,而不是理智的选择。管他什么负责任啦、放任自流哇,教育又不是军事指令,又不用立军令状,想犯错误的终究会防错误,请十位心理医生也不管用。
    今天我把这件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她时,她勉强笑了笑,摆弄手中的自动铅笔,一言不发。下课铃声吓了她一个激灵,她把课本和文具扔进书包里,若有所思的走了。下午的球赛可以没有我呐喊助威,但英语补习班的冰凉桌椅不被我的小屁股捂热是万万不行的,谁知道妈妈问我“to the best of one’s ability”(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怎么拼写,而我用汉语拼音写出来时,妈妈会不会尽她最大的努力把我打的嚎啕大哭呢。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饿肚子。我拖着软绵绵的胳膊走进街心公园时,她正坐在便椅上陪一位推着婴儿车的少妇聊天   她凝望着婴儿车里的某一个东西,我敢肯定那东西不是胖乎乎的婴儿。她咬紧下嘴唇,呼吸急促而剧烈,瘦骨伶仃的小身子快要颤散架了,哆哆嗦嗦的右手抚在婴儿车推把上,左手在衣襟上摩挲。我看到一只跃跃欲试的小手终于窜进了婴儿车里,很快又缩了出来,五指僵得鸡爪子似的,惶惶不安的环视一下四周。泪水在她清澈的眸子里打转。我吓慌了,误以为她投入了拐卖人口的集团里。她顾不得角落里的某双眼睛注视着她,她瞧着汗水淋淋的左手,用肩膀拭去腮帮子上的汗,俯身探向婴儿车。
    做梦也没想到,她会从婴儿车中的钱包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我提心吊胆的注视着她把钞票塞进裤兜里,屏住了呼吸。少妇甩动湿漉漉的双手小跑而至,道谢之后掀动婴儿车的折叠凉蓬时,表情突然凝固了。她像个浸了水的沙雕,瘫坐在那里动弹不得,眼瞧着少妇把敞口的钱包抓了起来。少妇用质疑的眼睛盯着她,她呆滞的表情是准备忏悔的信号吗?模仿基督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产品
© 2001-2013 vr116.com.  Powered byDiscuz! X3.2  技术支持:vr116.com